【三年級 最近很忙】EXO9一个愛麗 有時間画點画 您喜歡我就很高興啦 ♥

你由我来罩吧(展子虔,谢湘)

如果OOC就直接返回就好 是闲暇无事的小产物 展子虔从后头追上谢湘——怎么师弟都受伤了走的还跟飞的差不多? 谢湘自己,要说一开始是因为被晏无师激上了脾气而愠怒,现在则是败给沈峤后的颓败失落感 展子虔欲言,走在前头的谢湘驀地一个回头瞇眼看着他 “........”他感觉自己快被看穿一个洞来,即使谢湘是瞇着眼的 谢湘有背过去身:“.....我的修行还不够。” “啊?”展子虔愣了一下立马反应了过来,神情从担心变成了不安。 不是因为谢湘的伤势。 而是师弟他居然燃起来了。 呜!自己也要被拉着一起锻练了吗?.............. 其实当初在刚看到展子虔的时候,年纪小的谢湘就在想: 我可以打败他吗?(兄弟你这样对吗 然而他没有考虑很久,以切搓成果来看 论打,是斗的过师兄的。 “师兄,你那个藉口同我说好多遍了,虽说咱们临川学宫是有丹青绘画一门,不过该学的武学也不能不学!”小谢湘边顶着大人语气边把展子虔拖向习武场 “我,我的图还没画完.......”展子虔心中喊苦:我没说不学啊! 谢湘还鼓励:“一日裡所有时辰只拿来做一件事未免浪费,既然绘图要有灵感,正好师兄你在习武同时方能领悟一些!” 展子虔理亏,无奈被拉走。 .............. “我想起之前我小的时候,总拉着你要一块去练功,可师兄知道为何我后来都不这么做了吗?”展子虔的书房里几乎都是楠木材质的,而没有用高贵的紫檀木,谢湘正坐在后头的桌椅上端着茶 闻了闻之后,尝了一口,伸出手——也示意展子虔坐在侧边 展子虔在画纸上挥霍之余,一幅泼墨画完成,正拿起来瞧,余光瞥见谢湘的动作,便走了过来,落坐笑道:“为何?” 谢湘说的并非指展子虔逃避武学,他每日也是按照时辰去练功的,而是指其余时间,展子虔貌似只喜欢窝在房中绘画 我知道师兄所向所以才不勉强你,其实想想就明白了,小时候可能只是单纯的认为:咱们就是得做相同的事,不然很奇怪。” 展子虔笑了笑,继续听 谢湘:“成长后了解,这不过是我另一种的依赖而已。” “师弟!我不曾想你居然也想依赖我?”展子虔挠挠头 谢湘有一种很想拿玉尺去拍他的冲动。 不过也是,因为谢湘从小就是不需要担心的孩子,所以展子虔当然觉得意外 不过这就算是依赖吗? 师弟的“依赖”好另类! 谢湘看出师兄所想,白了一眼又道:'.....所以我可以说,我武功练的时日比你多,更踏实、稳妥!以后若是出师闯荡江湖,就由来我罩你吧!” “.........”听他一本正经说完,展子虔还一脸迷糊。 然而展子虔又不禁笑了,师弟,是咱们一同罩着彼此啊! 是是,临川学宫汝鄢克惠的弟子不是吃素的 自己当然也是。 展子虔指著画:(馬景濤臉)沈道長看我這嘔心瀝血的画!!!”謝湘:走啦(拖走)